巴黎人国际官方网站注册www.sdlrsp.com

远水不解近渴“数字美元”撒钱方案

最近由于疫情紧张,美国政府与国会准备推出大规模刺激经济方案,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给每个美国家庭发钱。3月19日财长姆努钦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透露发钱方案:每位成人1000美元,孩子500美元,四口之家至少可得到4000美元的救济。这还是第一轮,6周后再发第二轮,计划发放总额为5000亿美元的红利。

直升机撒钱的概念,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中国人口众多,老百姓习惯有点收入就储蓄,以防灾难时备用,不给政府添乱。而在美国撒钱的事上演过几回的:2001年美国国税局用6周时间发放了政府减税政策给民众的退税,每个纳税人都收到了300-600美元的退税支票。2008年为应对金融危机,美国政府又搞了一次直升机撒钱。

目前的撒钱方案还在白宫和国会山之间的沟通中,一旦两院通过,马上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发放到民众手中?这次不同于以往,疫情汹汹,肯定不适合现场领取。如果采取寄支票的方式,全国3.3亿人,数千万个家庭,且不谈处理时间长、费用高,美国还有7.7-17.9%的人口,属于unbanked或underbanked人群,这些人由于经济、语言、文化、理念等原因,没有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的账户或者不愿意接受银行服务,还有些地区由于当地支柱产业崩溃,经济萧条,治安不好,银行撤出当地,金融服务成为空白,居民拿到支票也无法使用。

3月22日,美国国会民主党人草拟了H.R.6321号提案,其中提出创建数字美元及其钱包的做法来解决这一难题。方案要点如下:

一、数字美元是联储储备银行的负债,以美元表示的电子货币单位,由获得联储委许可的金融机构赎回。

二、联邦储备银行负责维护数字美元钱包(个人理解由联储分行维护的数字钱包应该是由央行负责维护的数字美元账户)。

三、联储系统会员银行和受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监管的非会员银行负责维护个人的“数字美元投放钱包”。这些机构应当成立一个独立的法人机构,与数字美元投放钱包相关的资产和负债应当与会员银行的资产与负债隔离。

四、数字美元投放钱包不得收取任何账户费用、不设最低或最高限额,应当支付利息,利率不得低于存款准备金率或超额准备金率中较大者。

五、总资产超过100亿美元的会员银行应立即向个人提供网上或电话申请数字美元钱包的服务

方案是不错的方案,可是要真正落到实处,数字美元的设计方案在哪儿?运行数字美元的基础设施在哪儿?

从2015年美国推出一个民间版的Fedcoin方案到目前,数字美元的研发一直处于理论研究状态。今年初美国前CFTC主席克里斯·吉安卡洛主导下的数字美元基金会推出了数字美元项目,也称“数字美元是美元债务的数字表示”,包括联邦储备券、银行存款和其他金融市场负债。这一项目刚刚启动,准备在上半年探讨数字美元的初步设计与建议。近数月来联储高层对于美国官方发行数字货币的态度较以前积极,不过也只是停留在表态层面,最积极的表态莫过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说的“我们有必要保持CBDC研究和政策制定领先地位”。

难怪Fedcoin方案的创建人JP Koning闻知此提案后称:

“这个方案毫无意义。现在发生了危机,人们需要2000美元,越快越好,而我们却要从零开始打造一个新的数字美元支付系统来发钱,这恐怕得花几年时间。”

长期以来绿背(美钞)在世界货币金融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流通中的美元有2/3以上都分布在美国境外。以2018年为例,当年向外流出的653亿美元现钞中大多数都是100美元。如果按面额计算的话,美元是美国最赚钱的出口商品。这种丰厚的利润下,美国官方对于支付工具创新持相当保守态度,直到去年美国才推出新一代快速实时支付系统FedNow,而此类系统在英国已运行10年以上。移动支付近年来发展有所加快,但普及率不高,主要用于小额交易。美国官方历来对外宣传,都是说美元为那些政治不稳、经济崩溃、武装冲突地区的民众所追捧。而这次危机却暴露出美元现钞和现行支付体系的弊端,缺乏合适的支付手段可以把政府的救济措施落实到位,而民主党提出的数字美元草案即使获得两院通过,也是远水难解近渴。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提案内容太不切实际,昨晚已从正式提交的H.R.6321号提案中删除,而是采取退税方式向民众发放福利。(巴比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